展会新闻北京环卫设施博览会|北京环卫设施展览会 > 展会资讯 > 展会新闻 >

桥头堡如何精准对接上海 嘉兴答好“垃圾革命”
来源:网站管理员日期:2019-08-07 08:44

实行垃圾分类,不仅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关系资源循环利用,更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7月初,上海开始实施的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政策,让“垃圾分类”一夜之间成了“网红”,引发热议。
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浙江走在前列。10多年前的浙江农村,“走过一村又一村,村村都是垃圾村”。千万工程实施以来,一大批传统村落变成了靓丽的新型农村社区。而今,浙江的垃圾分类走上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毗邻上海的嘉兴市——我省接轨上海的桥头堡,正自上而下掀起一座城市的“垃圾革命”。
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两年多来,嘉兴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小区从无到有、分类队伍从小到大、分类体系从缺乏到建立完善,全市掀起了政府推动、多部门协同推进、全民参与的生活垃圾分类热潮。
“嘉兴是我省接轨上海的桥头堡,上海已经开始了生活垃圾分类,嘉兴全面接轨上海,也应该做好这项工作。”嘉兴市委主要负责人表示,要在垃圾治理上形成联动机制,以严厉问责倒逼履职尽责,以对人民群众负责的精神将“垃圾革命”进行到底。
一张榜单
让制度体系“强”起来
垃圾分类看似“小事一桩”,却是一道大考题。垃圾分类能否成功,需要加强科学管理、形成长效机制、推动习惯养成。
在嘉兴市南湖区百盛花园小区,家住6幢2单元的孙浩小朋友,一走出电梯就看到张贴在楼道口的《垃圾分类评比情况表》又“发榜”了。“这个月我家只有一颗星,下个月我们争取拿两颗。”他认真地对记者说。
作为生活垃圾分类市级示范小区,从去年开始,百盛花园小区就全面展开生活垃圾分类工作。为鼓励居民积极参与,小区推出“星”情表评比制度。每个月,由来自物业公司的劝导员和街道、社区的督导员,根据居民垃圾分类情况进行打分。看似不起眼的一两颗“小星星”,却“挑动”居民神经。
“从邻避效应到‘邻比’效应,考验的是管理者的智慧。”嘉兴市垃圾分类办副主任吴秀泉说,垃圾分类不能靠“搞运动”,制度设计要到位,监督管理也要到位。
在嘉兴,这样的评比不只在户与户、楼道与楼道之间进行。去年以来,嘉兴首先在市本级居民小区开展源头分类“红黑榜”评比并张榜公布。“大家虽然是一样的小区,但如果被评到‘黑榜’,感觉小区品质和档次一下就降低了。”百盛花园小区负责人说。
垃圾分类在嘉兴渐成风气,这种看得见的变化背后,是看不见的垃圾分类制度体系的不断完善。嘉兴从2017年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伊始,就以体系化建设为抓手,打造组织保障、分类标准、收运处置、宣传培训和监督考核等五大体系,以此保证垃圾分类工作有序开展。
谁都知道垃圾分类是好事,但从观念认同到行动实施,从理解到支持再到主动参与,仍有一个过程。采访中,人们集中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前端分类已经很细致了,后端处理的工作能否及时跟上?
针对垃圾分类前端投放、中间收运、末端处置三个环节,嘉兴着力建设和完善了配套的收运体系。通过统一设定便民的前端分类投放设施、规范的中间定时定点收运环节,实现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的日产日清,以及有害垃圾的每月一次收运和可回收物的每周两次收运。
嘉兴对全市804辆环保密闭式分类运输车辆进行统一规范。收运车辆均配以联单制管理、GPS定位和视频监控系统,喷涂统一的标识标志,规范混收混运现象,实行专车专用。末端处置则交由具备资质的处置企业进行无害化处置和资源化利用。
在强有力的制度体系支撑下,嘉兴各地垃圾分类覆盖范围从原有的居民小区、机关单位等7大类1.7万个分类单元向全域30大类18万个分类单元全覆盖转变。
一支队伍
让社会细胞“动”起来
垃圾分类不是哪一个部门的事,需要全社会人人动手。只有让社会自身“跑”起来,才能让垃圾分类渐成新时尚。
“上海的垃圾分类工作,在基层社区分类推广宣传教育、组织动员方面令人印象深刻。”记者在嘉兴各地采访垃圾分类工作时,多位受访者提到,上海的一些做法给他们很大启发。
垃圾分类,人人有责。嘉兴活跃着一支特殊的力量,在这个城市的寻常社区里,社工、社会组织和社区联动,通过多种形式的活动,让垃圾分类的理念和行动真正走进千家万户。
采访当天下午,记者走进南湖区东栅街道新南社区,看到社区志愿者正组织孩子一起用废旧衣服制作布艺品。在会缝纫手艺的志愿者带领下,10多个孩子用旧布制作成了零钱小包、玩具小动物和布艺作品,惟妙惟肖。“以前旧衣服一丢了之,现在可以拿到这里变成艺术品。”志愿者张春明说。
张春明是“春明环保工作室”的创办人,这是她进行的第105场垃圾分类知识的义务宣讲。“我们工作室由8个人组成,分成讲师、策划、后勤和财务。”张春明说,每周日晚上6时30分,社区就会组织居民分批进行垃圾分类知识学习。
推广垃圾分类,除了宣传教育,也要通过人员投入、经济奖补等举措来撬动行为模式的改变。政策真正照着现实去设计、贴着人心去执行,一环扣一环,就能真正落地“跑”起来。
刷卡、扣除积分、完成结算……晚饭后,家住嘉兴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府南花园的张金霞和家人一起来到小区门口的戴梦得超市,购买了洗衣液和冷饮,一共花了80.5元,“不要我掏钱,用的是卡里攒的积分。”
从去年开始,嘉兴在垃圾分类工作中,针对可回收物收集推广积分卡。目前,在嘉兴所有开展垃圾分类收集的小区,可回收物收集车会每周两次定时定点上门回收。根据可回收物的种类和重量换算得出的积分,就自动存储到这户家庭的积分卡里。
“这卡就像银行卡,一个积分就是一分钱。正确丢垃圾就能存积分,买东西可以刷积分。”如今,在嘉兴市区两家重点商贸企业——戴梦得和江南超市,100多家直营店全部可以接受“嘉兴生活垃圾分类积分卡”刷卡消费。
经过1年多的运行改进,如今,嘉兴在可回收物积分兑换上,还形成了独具嘉兴特色的“一高一低”“以物换物”回收模式,即回收时高于市场价10%,兑换购买商品时低于超市价2%。截至今年6月底,嘉兴参与可回收物积分兑换的家庭已达20万户,全市累计回收可回收物1.6万吨,积分折算金额达1519万元,兑换金额944万元,分类惠民金额达182万元。
“社区是每个人的社区,城市是大家的家园,老百姓才是主体。政府再强大,也不能替他们过日子。城市面貌的改变,依靠的是群众。只有大家都动起来,这项工作才能真正走远。”嘉兴市政府分管副市长说。
一种模式
让各类试点“活”起来
热闹终会过去,垃圾分类如何从时尚走向日常?
在完成省、市短期分类目标的前提下,嘉兴市垃圾分类的工作重心正在向常态化运行转变,涌现出许多符合实际、更接地气的生活垃圾源头减量、回收利用等创新举措和制度,垃圾分类从“摸着石头”到“各具特色”的转变正在发生。
城市小区,各显神通。不少小区争做垃圾分类“先锋官”,各种与现代科技相结合的垃圾分类方法应运而生。
走进南湖区南湖街道天风阁小区,一台微生物有机垃圾处理机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这台机器占地10多平方米,它就像一个“大胃王”,能把厨房里的垃圾“吃”掉。经测算,这台机器每天能处理约200公斤有机垃圾,24小时内的垃圾减量率可以达到95%以上,一台机器可以服务五六百户居民。
这是破解垃圾分类“最后一米”的探索。在嘉兴,越来越多的居民小区试点源头减量,厨余垃圾减量率达到70%至95%。全市9个县(市、区)已有9个小区开展厨余垃圾就地减量试点工作,像天风阁小区的微生物有机垃圾处理机,现在整个嘉兴有3台,今年计划引入20台。
“送标签”在更多的小区铺开。嘉兴城镇居民小区按高层住宅每500户、普通住宅每300户配备1名专职劝导员,负责入户“送标签”,现场指导。送标签、贴标签、标签追溯形成闭环管理,解决居民参与率、知晓率、准确率“最后一米”的问题。目前,全市已有1145个居民小区正在推行“送标签”模式。
乡镇垃圾分类也有自己的“土办法”。在平湖市乍浦镇,当地政府综合施策,在全域范围内普遍推行“桶长制”,即每个分类垃圾桶都有专人负责每日垃圾投放准确率检查,做到认点包位。此外,商业街实行了街长制,由执法局落实专人作为街长,实行巡查与劝导相结合模式,奖优罚劣,评选示范商户。
在桐乡,凤鸣街道从厨余垃圾减量入手,宣传用厨余垃圾制作环保酵素。凤鸣街道“酵素人家”以“政府主导、属地负责、全民参与”为工作导向,推广环保酵素制作,减少厨余垃圾,提高整个街道的垃圾处理能力。
“总而言之,不要一刀切,在总的原则下,既要严格执行硬性约束,也要充分考虑居民需求,做到‘一小区一方案’,各地要探索适合自己的行之有效的办法。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可以‘百花齐放’,探索创新可推广模式。”嘉兴市分类办有关负责人说。
垃圾分类从时尚走向日常,还离不开立法。今年7月,上海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垃圾分类步入强制时代。垃圾分类这项由点到面、逐步启动的工作被纳入法治轨道,正在从日常生活中的“选答题”变为“必答题”。
眼下,关于嘉兴市生活垃圾分类的立法正加快推进,力争在完成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的同时完成立法。嘉兴提出,到2019年底要实现城乡生活垃圾四分类全域全覆盖,实现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50%以上、资源化利用率达到85%以上、无害化处理率达到100%。
http://www.cihmcs.com

阅读次数:
0
Copyright © 2020中国北京国际环卫设施设备博览会 版权所有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永顺西街78号邮编:100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9081号管理员邮箱:576030584@qq.com 技术支持:博宣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