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北京环卫设施博览会|北京环卫设施展览会 > 展会资讯 > 行业资讯 >

村里看不到一个公共垃圾桶 浙江湖州这个村的垃
来源:网站管理员日期:2019-07-10 09:25

进了孝丰镇横溪坞村的地界,便再看不见垃圾——整个村庄没有一个公共垃圾桶!这里的垃圾去哪儿了?记者到达时已是早上8时多,一见面,我们便请村党支部书记裘松伟做向导,开始“找”垃圾。
在村里漫步,穿村而过的公路旁,一座青砖黛瓦的文化墙上嵌满了旧手机、录音机等电子垃圾,草坪上和花坛边随处可见废弃旧物制作的各种工艺景观,制作简单,却充满巧思。
“这些工艺品是村民自己做的吗?”裘松伟没有接话,而是把记者领到村口一处叫作“蛹工坊”的建筑外。走进去,只见里面陈列着一件件“艺术品”:废弃电饭煲制成的花盆,塑料瓶底粘贴起来的吊灯……原来,这是村里专门设立的垃圾处理区,空闲时,村民会拿着家里废旧的垃圾,在专业人士指导下制作。
这一番参观已经让记者大开眼,但疑问仍然待解。
从“蛹工坊”出来走到大路上,一辆载着几个大垃圾桶的小车停下来。“老朱,今天怎么样?”裘松伟上前打招呼。“蛮好,蛮好。”老朱叫朱柏荣,是村里的垃圾收集员,每天早上六七时就开车上路,村民听到音乐声,就拎上自家的垃圾桶,等候在门前。
记者走上前,打开一个绿色大垃圾桶的盖子,只见里面是菜叶、果皮一类的厨余垃圾。
而另一个红色大垃圾桶里几乎是空的。“我们整个村,每天要外运的垃圾现在是100公斤,之前要900公斤。”裘松伟说。
垃圾减量是怎么发生的?原来,去年7月,安吉推行“垃圾不出村”,横溪坞村成为首个试点。对村里的垃圾进行调查分析后发现,大量秸秆、树叶等被混入“不可回收”垃圾,重量占了外运垃圾一半以上。为此,村里组织了环保志愿者团队上门宣传,指导村民进一步做好分类和处理:秸秆、树叶等可作为肥料回归竹林田园;厨余垃圾投放到位,集中收集进行沼气发酵;可回收垃圾按材质盛放,清洗加工后可制作成工艺品。
这么“麻烦”的分法,村民做得到吗?记者提出去村民家看看。村民唐雪莲的家挨着整洁宽敞的村道,院子里种满各种花草,凑近一看,花盆由破陶罐、旧轮胎和塑料瓶等垃圾回收制作而成。
“村里给每户发了两个垃圾桶和一个小木筐。绿色垃圾桶放厨余垃圾,黑色的放不可回收垃圾,木筐则用来收集可回收利用的垃圾。”唐雪莲指着门前的垃圾桶和木筐告诉记者。在厨房,我们发现,厨余垃圾桶旁还挂着一个垃圾袋。“塑料袋等食品包装外壳不能混进厨余垃圾里,我就另外找了个垃圾袋专门区分开。”唐雪莲说。
从唐雪莲家出来,记者又随机走进几户人家,所见大致不差。“从前丢垃圾那么方便,现在要这么精细去分类,你们习惯吗?”对记者的这个问题,村民的答案差不多:一开始是别扭,也做不好,但有人帮着纠正,反反复复,没过多长时间,垃圾分类就成了农户的新习惯。
“垃圾分类这件事,不是一下子做成的。”裘松伟介绍,自全省“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开展以来,横溪坞村就在“垃圾革命”的道路上不断前行。2003年,该村对全村垃圾进行了集中处理;2014年,垃圾分类工作让厨余垃圾有了新去处;2017年,“垃圾不落地”工作全面铺开,村民们养成了定点定时倒垃圾的好习惯。2018年7月,“垃圾不出村”开始试点……
对这段历史,安吉县农办美丽乡村长效管理办公室主任喻凯有一个生动的总结:安吉农村,以前是没有垃圾桶——垃圾随地乱丢,后来有了一个垃圾桶——垃圾集中收集,再后来有了四个垃圾桶——垃圾分类开始,现在又回到了没有垃圾桶。
很多大城市都难以实行的垃圾分类,在安吉的广大农村却非常普遍,这是怎么做到的?裘松伟的一席话让记者分外感慨,他说:“村庄是村里人的村庄,他们才是主体。政府再强大,也不能替他们过日子。村庄面貌的改变,依靠的是群众。能走多远,要相信群众。”
垃圾分类是一件小事,也是一件大事。在裘松伟看来,垃圾分类的最终目的是倡导绿色环保的生活新方式。这几年,借助绿色生态的品牌优势,横溪坞村以绿色有机农产品和乡村旅游为主导产业,先后成立白茶加工企业、创办毛竹合作社,并引进多家精品民宿和养老机构,村集体经营性收入增加100万元。垃圾分类带来的绿色变革,正助推横溪坞村的乡村振兴之路越走越宽。
http://www.cihmcs.com

阅读次数:
0
友情链接Links
Copyright © 2019第十届中国北京国际环卫设施设备展览会 版权所有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1110号邮编:100125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9081号管理员邮箱:576030584@qq.com 技术支持:博宣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