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北京环卫设施博览会|北京环卫设施展览会 > 展会资讯 > 公告 >

面对垃圾分类日本经验:有所学,有所不学
来源:网站管理员日期:2019-08-09 08:06

刚刚从日本旅行回来的小李一回国就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抱怨,“日本丢垃圾太不方便了,虽然很干净,但是在外面逛一天都看不到一个垃圾桶,晚上回到酒店发现包里竟然都是垃圾。”日本的垃圾分类细致到近乎严苛,日本民众也已形成了自带垃圾袋、自行处理垃圾的习惯,并不会感觉到生活不便。
随着上海垃圾分类进入法治时代,我国各地也相继开启了强制垃圾分类模式,如果我们想要达到更好的效果,日本是不是我们最好的学习对象呢?在一场主题为“垃圾分类,我们要不要向日本学习?”的线上讨论会上,业内专家表示,由于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差异,垃圾分类的具体做法我们无法向日本学习,但我们要学习日本在垃圾分类中立法和体制机制建设的共性经验。
法治环境抑制垃圾产生
众所周知,日本被称为“拥有最复杂垃圾分类体系的国家”。那么垃圾分类的“日本模式”效果到底如何呢?
上海市社会科学院经济所研究员尹良富认为,日本垃圾分类有法治环境的前端硬件来抑制垃圾产生,同时曾经两个重大的“环境事件”带给了日本民众教训,使得环保意识深入人心。此外,政府承担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力推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同时明确企业的责任有着确实可行的强制性措施,另外,推行让居民适当地承担垃圾处理负担成本的收费政策等一系列措施都使得垃圾分类在日本推广顺利。
“效果还是不错的。”尹良富表示,“首先是达到了垃圾减量的目的。”以东京都日野市为例,该市与同为多摩地区的其他24个地区共用一个垃圾填埋场,实行总量配额管理制度,超出配额时,每超出1立方米处以2万日元的罚款,用于充当填埋场后期的建设费用。在改革垃圾回收制度之前,日野市1998年和1999年的实际填埋量比配额量分别超额近6.8%和3%。如继续超额,将被处以数亿日元的罚款。这对长期依赖发行公债弥补财政支出不足的日野市来说,将是难以承受的重负。从日野市各类垃圾产生量和实际填埋额来看,垃圾回收改革后,自2000年开始,该市的可燃垃圾与不燃垃圾的产生量都减少了一半左右,而可再生资源物量则大增了3倍以上,实际填埋量处于配额以下。“其次是垃圾回收改革推动了政府垃圾处理成本的减少,同时也推动了居民环保意识的提高。”尹良富表示。
可学习垃圾分类立法等共性经验
那么我们是否要向日本学习相关的经验?学什么?不学什么?
对此,在联合国环境署-同济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教授、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看来,由于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差异,比如日本家庭主妇不工作等原因,垃圾分类的具体做法我们无法向日本学习,我们要学习日本在垃圾分类中立法和体制机制建设的共性经验。
“比如日本垃圾分类精细,回收及时。”杜欢政解释说,“虽然各个地区的分类方法有所区别,但是大体上可分为可燃资源垃圾、不可燃资源垃圾、大件垃圾、一般垃圾。这几类又分为若干子项目,每个子项目又可细分。”
以东京市为例,东京共有23个特别区,每个区的政府官网上都附有垃圾分类表,按照假名五十音图的顺序对垃圾进行逐一分类,总共可分为14类,分别是容器包装塑料类、可燃垃圾、金属陶器玻璃类垃圾、粗大垃圾(长度超过30厘米的家具、寝具、电器产品、自行车等)、罐装类、瓶装类、打印机墨盒类、摩托车类、废纸、干电池、喷雾器罐、液化氧气罐、白色托盘、塑料瓶和不可回收类(这一部分需交由专门机构处理)。
“另外,垃圾的回收也是有严格的时间规定,住宅区管理人员给市民发放的日历中都有明确的标记。”杜欢政表示,比如说新宿区在周二和周五是可燃垃圾的投放日,周四和周六分别为可回收垃圾(资源垃圾)和金属陶器玻璃类垃圾的投放日,而且必须在8点前,其它日期和时间不可回收。
当然,一些强硬措施或许也是值得我们借鉴的。杜欢政表示,除了一些特定的公共场所,日本的街道上一般是看不到垃圾桶的,垃圾全部要带回家自己处理,而垃圾分类的时间限制又迫使民众养成良好的垃圾投放习惯,如果错过了某一种垃圾的投放时间,就要等到下一周,久而久之家里的垃圾便会堆积如山。在杜欢政看来,“这是日本政府为了保持街道清洁采取的一项强硬措施,效果显而易见。”
加强整体设计抓住主要矛盾
与日本相比,垃圾分类在我国推行还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尹良富认为,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在有序推进垃圾分类工作中,如何能够将这一制度持续推动下去并深入人心,纠正居民长期以来养成的不良生活习惯,使垃圾减量化、资源化行为内化为每个人日常生活的自觉行为。他在去年用了几个月时间实地观察了上海市闵行区古美街道及梅陇镇的14个居委会22个小区居民生活垃圾分类状况,发现有两大突出问题:一是“源头控制”水平较差,居民按规排放比率普遍偏低,二是原本作为补救措施的“二次分拣”,已然成为常态化的生活垃圾分类手段。
另一难点是如何指导和帮助企业层面解决做到产品设计、生产、销售等售前售中阶段达到源头控制,售后阶段完成资源化回收利用的问题。尹良富表示,例如快递业虽然带了购物体验的改变,达到了足不出户就能买到自己所需要的商品,但也带来垃圾泛滥成灾的问题。废纸箱尚且可以回收再利用,但大量的包装塑料垃圾只能掩埋,对环境的伤害是不容忽视的。
此外,分类回收的垃圾的最终归宿也是一大问题。尹良富解释说,日本采取了简单粗暴的“焚烧法”,“一烧了之”,而我们现存的焚烧炉无法在技术上达到焚烧时不产生二恶英的高温,这是没法学习的地方。我们只能进行填埋,“垃圾围城”、环境污染的“死结”还是没有解开。
说起难点,杜欢政表示可谓是“环环有难点,步步有阻碍”。
“制度设计决定垃圾分类的成败,垃圾分类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需要系统思考和系统解决。”杜欢政表示,“要注重它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注重顶层设计和制度设计。”
同时,杜欢政认为要建立“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格局,从我国实际和所处发展阶段出发,通过科学、合理的制度设计和安排,充分调动政府、企业、社会、居民“四个主体”的积极性,做到“共建、共治、共享”的“互动共治”的治理格局。在实际操作中,要做到“三个有机结合”,一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二是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基层创新)相结合;三是政府、市场、社会相结合。
此外,杜欢政表示,“目前我国的垃圾分类要把握主要矛盾,即整个产业链如何盈利的问题。”要想让整个产业链盈利,就要对现有环卫体制、机制、税制、费制进行改革,以破除体制、机制弊端和利益固化的藩篱。总体来讲,垃圾分类改革试点的总方向就是市场化改革。
http://www.cihmcs.com

阅读次数:
0
友情链接Links
Copyright © 2019第十届中国北京国际环卫设施设备展览会 版权所有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1110号邮编:100125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9081号管理员邮箱:576030584@qq.com 技术支持:博宣科技